正在加载

紫微十四主星之基本星情

  • 作者: 帝神小编
  • 来源: 帝神算命网
  • 2019-12-16

在看紫微命盘时,首先需要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识。也就是每颗正曜的基本性质,它们在十二宫位的分布,当这些星相会时,会令它们的特性有什么变化,再加上辅佐煞化时,又有何性质等等。假如把这些性质了解透了,再看同一命盘时,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理解,而很多问题也会有新的看法。

下面列出南北斗共十四正曜的基本性质,虽然篇幅不多,但如细心体会,仍可知斗数的一些基本法则。

紫微

属阴土,北斗星主,化为帝君,凡主星必喜“群臣拱照”。所以紫微一定要得“群臣拱照”始为高格,否则格式一般。所说群臣即为府相,辅弼,曲昌,魁钺等。

如会合府相有力,则为有财有势,帝皇之象;得辅弼之助,有助力,胸襟亦较广;曲昌同会,有学识,有智才,亦能减轻紫微的高傲主观;而魁钺则可提高个人机遇,这都能增加其地位。

假如群臣远离,称之为“孤君”,主观甚深,心高气傲而喜恶随心,不易与人相处。见空曜,华盖者,亦有独特思想。如加四煞,为无道之君,是为下格,更嫌福德宫不佳,乃卑俗之人。

辅弼,曲昌,魁钺为六吉星,对主星(紫微,天府,夜生人而入庙的太阴,日生人而入庙的太阳)的助力最大。而且必须成对出现,单见无力,尤其是左右魁钺,假如单见,不如不见。

天机

属阴木,南斗第一星,譬为谋臣,善机变,能善能恶,会合曲昌,龙池凤阁,化科等,聪明绝顶而能用于正途。唯不会吉曜,又见化忌,煞曜及不良杂曜,天机性质变为不良而流于奸诈。可见天机对于辅佐煞曜,化星等非常敏感。

化权能增强天机的稳定性,亦加强其抗煞能力,最喜化之。化科加强才智聪敏,亦为天机所喜。化禄令天机的智谋用于营商,取财之道。化忌令天机流于取巧,喜走快捷方式。

天机临福德宫而煞不重,心不能闲而主意多多,加化忌,心烦而短虑。

天机为“善变”之星,可以是感情上的变,或思想上的变,凡易变的必对煞曜敏感,尤其火铃。所以喜化权增加其稳定,而天机有谋臣本质,所以比较适合幕僚。 

太阳

属阳火,为中天星主,譬为官禄之星,主贵。为日生人主星,喜居事业宫。

判定太阳吉凶,先视其宫位庙旺,寅卯辰巳午未为庙旺。宜日生人,日生人太阳庙旺最佳,落陷较次。夜生人太阳庙旺为平常,落陷较凶。再视其所会合辅佐煞曜以断吉凶。

因太阳主贵,化权化科更加强权贵性质,但须留意在现代社会对财富甚为重视,所以太清贵的太阳未必全美。所以太阳最喜化禄,会合化禄,禄存乃富贵之命。

太阳普照万物,施而不受,在午为日丽中天,光芒太盛,可能为名大于利,未必为最佳结构。最令人舒服的太阳乃光热适中,所以应仔细参祥所会星曜,得光热适中的太阳最为福厚。

太阳在天运行不息,光耀大地,所以太阳主动,主传播,施而不受,所以一般对太阳的评价要以“贵”着眼,先要有“贵”(名誉)而后才富。不过,无论如何,太阳也有点名大于利的本质,尤其越光辉的太阳,越有此本质。

武曲

属阴金,为北斗第六星,化为财星。以行动求财,性格刚强决绝,喜居事业,财帛宫,不喜临命宫及六亲宫位,嫌其太过刚克。因其性刚,所以不宜再会羊陀,天刑等星,会使孤克更盛。

武曲对化曜亦非常敏感,最喜化禄。武曲为财星,化禄为同气,财气更旺,亦可减轻刚克性质。化权化忌乃加强刚强之性,不为武曲所喜,尤其化忌,过刚则折,武曲化忌往往为败局所在。因武曲性孤,所以喜文曲文昌同会得中和,亦喜天府同度。天府为财库,两颗财星相遇为良好结构,再遇化禄或禄存,则更佳。

相对来说,武破及武相的组合较难完美,主要为破军加强动荡性质,此时的得遇禄星显得更为重要。四煞之中,武曲最怕火铃,无论何种性质的武曲,都不喜见火铃二星。武曲除了怕火铃,有时也不喜只见曲昌,尤其是假如单见文曲(当然文曲化忌尤甚),“双曲会”是有一定的缺点,也要留意斗数中有一个为“铃昌陀武”的败局。

武曲为财星,其实它有相当缺憾,所以不要一见财就好。又武曲比较上是行动型的星,所以喜见魁钺给与机会。 

天同

属阳水,为南斗第四星,譬为福星。主享受及意志,喜化禄及会诸吉,但亦妨贪享受而流于软弱,所以这时候便喜见一些煞曜来激发,受激发的天同成就较大,但人生亦较艰辛。

只见煞而不见禄,则为天同所不喜。天同亦甚喜化权,可以增强意志,如会齐禄权科忌,煞曜不重,亦主富贵双全。最嫌天同化忌,格式较次。

天同虽为福星,但这“福”仍有缺点,而且必须得禄始为福。固然得禄,除非结构非常良好,否则仍要经一段艰苦,有时人生起伏太大,亦非佳造。最良好的天同为见迭禄,即见禄存和化禄,也见一两点煞冲合,为劳中有成,有收获,感情和意志也平衡。见煞而不得禄,得个“做”字,见禄而不见煞,连做也不想做,只想享受。但无论如何,除非结构甚差,通常天同都有点“晚运”,这就是天同的“福”。 

廉贞

属阴火,化气为囚,为北斗第五星。主感情与理智,又名次桃花。遇善则善,遇恶则恶。

廉贞一星吉凶变化相当大,推断时一定要非常小心。喜化禄,主感情融洽,嫌化忌,主感情破裂或浓血之灾。与杀破狼同度,必须要有禄星相会而煞曜不强,始有作为。无吉而遇众恶星,刑伤难免。

得天府同度,再会曲昌禄星,能将廉贞的良好一面发挥,为廉贞最佳结构。与天相同度,而天相结构良好,亦为美造。会合紫微,天府,无恶相冲,亦甚佳。这几个组合乃所说“遇善则善”也。

廉贞主情绪,主感情,好则感情丰富,为人高雅风趣,差则自私自利,甚至不可控制自己情绪,廉贞是深刻的精神反映,推算必须反复推敲,尤其是桃花及感情性重的廉贞。

天府

属阳土,为南斗星主,譬为财库。因主星关系,所以亦喜“群臣同会”。相比于紫微,性格较守旧,开创力不及,但亦没有紫微的强烈主观,易与人相处。有群臣同会的天府又见禄星,始主能攻能守,魄力宏大。

不见化禄或禄存,为人小心慎行,利守成。无禄又不见诸吉,有如群臣远离,而天府表现为进退失据,再逄煞曜,乃诸般手段以求财。如居于财帛,事业宫还好,由于现今社会人人求财若命,只要命宫,福德宫不差,只是求财手法过激而已,但若居于命宫,则可能发展为奸诈,趋炎附势。

天府为南斗,紫微为北斗,紫微主领导,主发散,主贵。天府主藏,主富,主守成,比较保守,却相对来说较圆融。除非是非常差的天府结构(见煞及不见六吉,又不见科禄,见多的不良杂曜),否则“奸”也不会太过分。 

太阴

属阴水,为中天星系,夜生人主星。庙旺于酉戌亥子丑,宜夜生人,如日生人而太阴落陷,则为不宜。

太阳主发散,主贵,而太阴则主收藏,主富,所以太阴亦有财星意味。但这财星和武曲有所不同,武曲乃以行动求财,而太阴则属计划,幕僚性质,有时又为可把握财权。一如太阳一样,喜中和。

所以太阴虽居于陷宫,得左右曲昌禄权相会,仍为佳造。太阴庙旺,会诸吉,化忌也不为害。但太阴组合不稳定,再会曲昌,反为感情用事,再遇煞则或是玩弄权术。

和太阳比较,太阳主动,主发射,主传播,主贵。而太阴主静,主收敛,主富。假如收敛过盛,为人就会工于心计,而城府也深,而它和太阳最大的分别就是太阳有它自己的光和热,但太阴却全赖太阳的光热来照射,没有太阳照射的太阴是漆黑一团。用言词来表达的话,一个差的天府是“深沉”,而差的太阴却“阴森”。

贪狼

属阳木,其气为水,譬如为情欲和物欲,有正桃花星之称。须得制化,始有作为。有制化者,情欲物欲得到平衡,再遇吉曜,此为高格。无制化而遇煞,无论偏重情欲或物欲,都有缺点。化禄加深物欲,化忌削减欲望。

紫贪得左右曲昌为有制,武贪得火铃为有制。再逄吉曜,吉化,为大将之才,威震边疆。廉贪遇空曜,天刑,化忌为有制,可将情欲,诗酒风骚转化为文艺,艺术等。无制化而见擎羊,陀罗,因色惹祸。

贪狼也是主变,但他的变是换汤不换药的变,求其粉饰一番便算。贪狼也是交际应酬之能手,唯他的应酬多带有点酒色风骚,也喜好一些神秘事物,(例如 UFO,鬼鬼怪怪之类),但他的喜欢无非是由于这些东西“神秘”,而并非想深入去研究。也有比较精神性的贪狼,当见曲昌,空曜及天刑,这可以发挥贪狼的艺术潜能。 

巨门

属阴土,其气为阴金,为北斗第二星。在紫微中,巨门为暗曜,必定要得庙旺的太阳会照或禄权始可解其暗。无太阳会照,又没有禄权解救,巨门便为猜忌,是非。

巨门又相比为口才,吉则能言善辩,凶则狡辩。会落陷太阳,刑忌,又为口舌惹祸,甚至官非。巨门抗煞能力非常弱,所以绝不宜见煞,最喜诸吉及化禄化权。化而为善的巨门,不单口才了得,甚至以此为业,可以是律师,演说家,司仪等,又可以是传播,推销人才。假如格式配合得宜,富贵亦不少。

巨门的表征为巨大的障物,什么东西也要去讳饰,在人生可以为一段艰辛的历程,或为一段伤心的旧事,或表征为为人爱说话,用言词去讳饰别人,表现为滔滔不绝,喜争论,假如结构良好(例如化权见曲昌),有学识又好表达力。

其实在现代,巨门应该评价比古时侯高得多,由于现时是要求包装、推销的社会,下至一个推销员,上至竞选美国总统,灵牙利齿(不管他的说话有没有内容),总比不善说话的人为优,所以绝不可小觑巨门。

天相

属阳水,为南斗第二星,化气为印,譬如为帝皇的印绶。所以在英明天子手中便为黎民救星,但在暴君手中便是残害庶民的帮凶。所以天相便有遇吉则善,遇凶则恶的本质。天相十分受外在环境而变化,推断时要非常小心。

四煞之中,天相最怕火铃,所以有“天相火铃冲破,残障”的说法,有时未必残障,可能是顽疾,或体弱多病。

断天相吉凶,必看邻宫,如巨门化忌,称为“刑忌夹印”,(因天梁为刑)较不吉,如巨门化禄,则为“财荫夹相”(天梁为荫)是天相中的良好结构。当然仍要看六吉,六煞的分布。

天相最大的特征是“没性格”(是推断上的术语,并不是说天相守命的人没性格),所以十四星中唯他的邻宫最重要,最受两邻影响,无论是刑忌夹,财荫夹,羊陀夹,火铃夹,科权夹,魁钺夹等等,都对他有莫大影响。

在星盘天相受夹,有时又真的表现为自己不能作主,俗语说形势比人强。天相和天机也有相以性质,宜于幕僚多于第一把手。

天梁

属阳土,为南斗第三星,化气为荫,又化为刑。因天梁化气为刑,所以便有刚克孤忌性质,假如这时再遇天刑,擎羊等,则刚克之性太强,故此非佳。而天梁亦有荫的意味,荫者,消灾也,大有先破后立,先苦后先甜的味道。然而必先有灾才可发挥天梁的本性,固然最后凶终能散,但人生幅度变化太大,亦非佳造。

天梁不甚喜化禄,但喜化科,最能表现天梁良好一面,更得辅弼曲昌同会,更能发挥天梁“荫”的本质,危机过后反而更加出色。天梁能消灾解难,所以亦喜从事替人“消灾”的行业,所以天梁主贵故喜化为科星。

光辉的天梁刑忌色彩较轻,阴暗的天梁刑忌较重,何谓光辉?一般来说得庙旺的太阳照射为光辉,或得科权会的也为光辉(当然,又得庙旺的太阳和科权照就最佳)。退而求其次,有良好的太阴相遇也好,只是将天梁变得内敛、深沉。

假如以上完全没有,这天梁便会变得鬼头鬼脑,或喜爱挑剔,与别人落落寡合,充分发挥“刑”的特性。 

七杀

属阴金,为南斗第五星,是天上的战将。冲锋陷阵,阵上杀敌,七杀亦带刚克之性。不宜再遇刑忌,嫌其过于孤克,再会煞曜,人生更加艰苦。

化七杀的刚克,唯禄星,会化禄或禄存都佳,能令刚克之性化为专业或工艺。在现代分工精细的社会,专业人士亦可有相当财富。除禄星外,能化七杀之恶乃紫微也,所谓“化杀为权”。七杀紫微同度,又或者七杀紫微对拱,而得群臣同会无煞冲破者始合格,有如大将受命于帝座,气派非凡,更会禄星,则富贵无论。有煞冲破则可能是一般产业家的命。

七杀为将军,直接受命于天子出外打仗,但有军权后,还要军饷才可成事,所以七杀必须见禄(最好迭禄),而七杀为大将,喜独断独行,所以左右曲昌有时对他不甚重要,和武曲一样,比较起来魁钺较为重要。他和贪狼一样,也是主变,而且幅度比贪狼为大。 

破军

属阳水,为北斗第七星,和七杀一样同为战将,但和七杀不同的是,七杀为将星,而破军则为前锋,所以化气为耗。因破军能攻不能守,破军坐命便比七杀更为动荡。而就算相会紫微,亦无“化破为权”的本质,反而破军的动荡影响紫微的稳定。破军见煞而无吉,更可能使身体刑伤。

破军最喜本身化禄,得禄次之,都能改善动荡本性,化权亦可,但不及化禄之美。假如再得辅佐诸吉会照,无煞冲破,则为破军的良好组合。此时的破军乃能攻能守,运筹帷幄的战将,格式不小。

破军也是战将,但他是比七杀低一等,所以七杀可以受命于天子而堂堂正正,而假如破军直接受命于帝君,便有点格格不入,所以紫微破军的组合必要一个良好的紫微就比较稳妥。

没有禄的破军是消耗战,没有后援,终极也败下来,所以要防止消耗战的发生,要专心只中火力于一事。凡破军守命必是闲不住的人,意念多多,最好是一天有四十八小时。 

分享至